史上首位「自宮」後與皇帝夫人對食的太監使宦官專權達到巔峰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魏忠賢是何許人也?他是明代熹宗時期的太監,而且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太監之一,他組織了一個中國歷史上最大的閹黨。在他活著的時候,全國許多地方都為他設了祠堂,塑了他得金身,香火祭拜,即立了所謂的生祠。祠堂本是為亡靈而設,魏忠賢敢立生祠,倒也算的是思想解放。更有甚者,還有無恥文人竟提出要把魏忠賢的生祠與孔、孟的祠堂建在一起,共享香火祭祀。如此看來,誰若說是中國人缺乏想像力,只怕不妥。魏忠賢何以能立生祠?這裡有一個複雜而又簡單的過程。魏忠賢,河間肅寧(今河北)人,生於明穆宗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魏忠賢自小一副無賴潑皮的品性,從來不務正業,鬥雞走狗、騎馬射箭,無所不好,其中最精的一招,就是賭博。年長後娶了一馬姓女子,並生了一個女孩,但仍一如既往,並不改悔。有一次,他又與人賭博,大概是手氣不佳,平時他是贏多輸少,這次卻是只輸不贏,不僅將所攜之資輸個精光,還欠了一屁股債。旁邊的諸人嘲笑挖苦,後來又催債太緊,以至氣憤難忍。魏忠祥想來想去,覺得自己一無所長,要想出人頭地,實在比登天還難。也許是福至心靈,魏忠賢腦中靈光一閃,覺得憑著自己的精靈潑賴勁,如果進宮服侍皇子皇孫、公主、王妃什麼的,或許可以發跡。他把心一橫,自己動手閹割了自己的生殖器,經過一番出生入死的苦熬,終於大功告成,進宮投在了同姓太監魏朝的門下。魏忠賢既是背負著宏圖大志入宮,自然處處用心。他傾力巴結魏朝,和魏朝結為兄弟,討得了魏朝的歡心。不久魏朝就把他送到王才人處,讓他主管王才人的伙食。王才人是神宗的妃子,熹宗的親生母親,他利用辦膳的機會,儘可能的接近熹宗。熹宗是一個十分喜歡玩弄小巧東西的人,魏忠賢便投其所好製作或搜羅了一些獅蠻繡球、雙龍賽舟等東西,經常獻給熹宗誘導熹宗遊樂,弄得熹宗簡直離不了魏忠賢。熹宗即位後,魏忠賢當然成了心腹太監。就在這時,他遇到了一塊絆腳石,這就是他所投靠的魏朝。 原來,魏朝與熹宗的乳母客氏的關係非常密切,客氏年輕守寡,後進宮乳養熹宗,熹宗長大以後客氏便在宮中閒住。據說客氏長得十分漂亮,年輕又耐不住寂寞,就與魏朝做了「對食者」。所謂對食就是古代宮中的一種太監與宮女配合方式。太監凈身後,雖然不具備男子的功能,但仍喜歡接近女子,得寵的太監便可結交一名宮女,由皇帝特別賞賜可以建立家庭。魏朝因為受寵於熹宗,由熹宗恩准與客氏「對食」,客氏其人當時在宮中有很大的勢力。因為太后十分喜歡她,熹宗即位後就封她為「奉聖夫人」。如果能抓住客氏,魏忠賢就能更上一個大台階,於是,他翻臉不認魏朝,拚命巴結討好客氏。魏忠賢善於揣摩女人的心理,很快的得到了客氏的喜歡。魏忠賢與魏朝倆人爭風吃醋,竟大打出手,魏朝力怯,被魏忠賢打了數下,魏朝就拉著客氏跑出去,魏忠賢隨後緊追。邊追邊吵,直追到乾清宮外,熹宗在睡夢中被驚醒,出來一看,才知倆人爭奪客氏。熹宗大笑道:「你們倆人爭一婦人,也有意思,這事我不便強斷,還是由客氏自擇吧!」可是選擇了魏忠賢。魏朝羞愧而出,被熹宗派到鳳陽去看守皇陵,不久就被魏忠賢和客氏害死。魏忠賢與客氏做了假夫妻,展開渾身解數討好皇帝,攝取權力,網羅黨羽,為非作歹。 魏忠賢朝夕侍奉於皇帝左右,對熹宗的秉性喜好摸得一清二楚,真可謂是對症下藥,權勢也就逐日大了起來。熹宗和其他皇帝的愛好不同,他是一個匠人皇帝,木匠活上的天分尤其高,於是魏忠賢就摸準時刻,趁他沉浸於匠人之樂時去奏事,於是,熹宗就給他一句話:「朕知道了,你照章辦理就是了。」魏忠賢就可假借君命,肆意胡為。為了更牢的把握軍權,魏忠賢想建立他親手指揮的軍隊。於是他串通外臣,讓他們寫奏章倡議開內操,經皇上批准,魏忠賢就從錦衣衛中選拔了幾千兵士。配備火器,在紫禁城中日夜操練。魏忠賢把自己的親信安插在軍中,牢牢的控制住了軍權。因張皇后不滿魏、客二人,曾多次訓示客氏,並想將她處死,都被熹宗救下,客氏對其恨之入骨,並買通一死囚稱張皇后不是張國紀女兒而是自己所生,熹宗不信,改誣告張皇后父親謀反,又未得逞。客氏偵知張皇后有孕,派心腹宮女去做手腳,在替她捶腰時傷及胎氣,令張皇后流產。張皇后所生的三男兩女,均被魏忠賢害死,造成了熹宗無後。至於其他嬪妃,魏忠賢更是想殺就殺。 魏忠賢對內如此,對外是大力發展組織,網絡黨羽,他的死黨不僅布滿了朝廷,還遍布天下。魏忠賢自稱「九千歲」到祝壽這天,官員們擁擠不堪,爭相趨拜,踩掉了鞋子,扯破了衣服,自不是什麼新鮮事。魏忠賢如此,客氏也不遑多讓,白天在宮中與魏忠賢密謀害人,晚上必回家裡居住,真可謂是當世第一對夫妻了。所謂物極必反,魏忠賢與客氏正在做永垂不朽之夢時,熹宗於天啟七年(公元1628年)忽然去世。熹宗無子,遺詔由五弟信王朱由檢繼位,是為思宗。思宗還算是一個明白人,與熹宗沉迷軟弱很不相同,他倒是有些剛愎自用,因此,從性格上來講,他不像熹宗那樣被人操持。據說魏忠賢想篡位,但其死黨們以為時機尚不成熟,就未下手。但思宗卻很果斷,繼位後就罷了魏忠賢的死黨、兵部尚書崔呈秀的官。這樣一來,魏忠賢謀逆的希望化為泡影,他的黨徒一見此情,立即分崩離析,個求自保。首先向思宗彈劾魏忠賢的是他的同黨,魏閹的罪狀不勝枚舉,就是有一百條命也難抵其罪。魏忠賢知道再無生望,便上吊自殺了,思宗並不罷休,下令分解魏忠賢的屍首,把他的頭懸掛在魏忠賢的老家河間府的城門上示眾。客氏當然也無好下場。思宗下令,把客氏在洗衣房中活活用鞭子打死。 【評議】有人說:「不能留芳千世,也要遺臭萬年」,魏忠賢是想要「留芳」的,並且還十分心急,深怕死後無人為他樹碑立傳,現在生前建立了幾座廟宇、祠堂,真是「贏得身前名,豈管身後事」!只是生前的「芳名」正成了身後遺臭的根本,看來,自己為自己樹碑立傳,還是有些靠不住的。至於用權勢和高壓政策造成的輿論導向,既無法長久,更不得成功。魏忠賢生祠之拜,可謂熱烈了,一旦傾覆,便成為歷史的笑料。往事已矣,然尚可為求名求勢者戒! 來源:m.wanhuajing.com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