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古代犯重罪的人要誅九族 外國也這樣嗎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株連」這一概念在各大古裝劇中被反覆提及到,不僅讓人聯想在其他的許多影視劇以及歷史故事裡也會經常遇到「株連九族」、「滅九族」這類古代的刑罰,那「株連九族」、滅九族」到底是種什麼樣的刑罰呢,為什麼在古代犯了重罪的人要滅九族呢?「族」是怎麼來的?清末殺頭時的情景中國上古社會,姓是用來別婚姻的,氏是用來分地域的,換一句話說,前者和血緣相關,後者則是地緣政治的代名詞。除此之外的另一個概念——族,則脫胎于姓氏之間,作的是親屬制度的代稱。《尚書 · 堯典》:「克明俊德,以親九族」,是其最好的註解。族的概念,顯然也是原始社會的遺韻。氏族社會的解體過程促使了血緣與地緣的一次對立,在姓不斷分化為氏,氏不斷分遷遠地的過程中,以氏為單位的新政治實體在它的屬地內依舊實施著各自互為獨立的繼承製:不論兄終弟及還是嫡長子繼承,不論公室一系還是分家襲奪,以血緣為聯繫的氏的壯大一度和族的強盛密切相關,於是長年累月下來,族這個概念既含血緣又附地緣,最終成為了一定地域內以血緣關係為紐帶有共同利益和文化認同的一群人的總稱。 這群人有著共同的先祖,因著血緣的距離,等級的差異,產生了宗法體系,孕育了費孝通先生所述的差序格局。這群人又因著地緣的關聯,附帶著共同的利益和文化認同,於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古代一人犯罪,便也常常牽連著親屬被屠殺。《史記·魏其武安侯列傳》說:「使武安侯者在,族矣」,族便是族誅的意思。而《史記·秦本紀》載,秦文公二十年(BC746)「法初有三族之罪」也是明顯的例證。關於九族依舊說,九族指高祖、曾祖、祖、父、自己、子、孫、曾孫、玄孫。這是同姓的族(按照五服所代表的親屬關係來說,九族之內的人都是有服的。無服的叫做黨,比如父黨、母黨、妻黨)。 分得細說,父之父為祖,古稱王父;父之母為祖母,古稱王母。祖之父母為曾祖父、曾祖母;曾祖之父母為高祖父、高祖母。子之子為孫,孫之子為曾孫,曾孫之子為玄孫,玄孫之子為來孫,來孫之子為晜孫,晜孫之子為仍孫,仍孫之子為雲孫。父之兄為世父(伯父),父之弟為叔父,簡稱為叔伯。世父叔父之妻稱為世母(伯母)叔母(後來稱為嬸子)。伯叔之子(堂兄弟)稱為從父晜弟,又稱為從兄弟,這是同祖父的兄弟。父之姊妹為姑。父之叔伯稱為從祖祖父(伯祖父、叔祖父),其妻稱為從祖祖母(伯祖母、叔祖母),其子稱為從祖父,俗稱堂伯、堂叔,這是同曾祖的叔伯,其妻稱為從祖母(堂伯母、堂叔母),堂伯叔之子稱為從祖晜弟,又稱為再從兄弟(從堂兄弟),這是同曾祖的兄弟。祖父的伯叔是族曾祖父,稱為族曾王父;其妻是族曾祖母,稱為族曾王母。族曾祖父之子是族祖父,稱為族祖王父。族祖父之子為族父。族父之子為族兄弟,這是同高祖的兄弟。 兄之妻為嫂,弟之妻為弟婦(後稱弟妹)。兄弟之子為從子,又稱為侄;兄弟之女為從女,後來又叫侄女。《爾雅·釋親》「女子謂弟之子為侄」,《儀禮·喪服傳》「謂吾姑者,吾謂之侄」,可見上古姑侄對稱。兄弟之孫為從孫。▲九族圖譜姊妹之子為甥,後來又稱外甥。女之夫為女婿或子婿(婿的本義是夫,女婿是女之夫。子在上古兼職兒子和女兒,子婿也指女之夫),後來省稱為婿。父之姊妹之子女稱為中表(表兄、表弟、表姐、表妹),中表是晉代以後才有的稱呼。母之父為外祖父,古稱外王父,母之母為外祖母,古稱外王母,外祖父之父母為外曾王父與外曾王母。母之兄弟為舅,母之姊妹為從母,母之從兄弟為從舅。母之兄弟姊妹之子女為從母兄弟與從母姊妹,後來也稱為中表。 妻又稱為婦。妻之父為外舅(岳父),妻之母為外姑(岳母)。妻之姊妹為姨。夫又稱為婿。夫之父為舅又稱為嫜。夫之母為姑。連稱為舅姑或姑嫜。夫之妹為小姑(中古以後的稱呼)。夫之弟婦為娣婦,夫之嫂為姒婦,簡稱為娣姒,又叫妯娌。婦之父母和婿之父母相謂為婚姻,分開來說,則父之父為婚,婿之父為姻。連婿相稱為婭,後代俗稱連襟(襟兄、襟弟)。後世所謂誅九族,包括從高祖到玄孫的直系親屬,以及旁系親屬中的兄弟、堂兄弟等,是一併切斷了整一群的社會的人,說是專制時代最慘無人道的刑法也無可厚非。國外也有誅九族嗎? 族的源起是血緣和地緣的緊密結合。相較於中國的宗族文化,西方世界並沒有像中國這樣,在將親屬關係拉得極遠的同時,又整理出一套分得極其細微的親屬名稱。連先生後生都有不同的叫法,把兄弟姐妹各個對應齊整,將sister、brother分得井然有序,甚至將九族的概念與五服制度對應,運用暗含了親疏和等級的血緣去形成一種社會格局上的差序,一度的憑血緣紐帶來規範孝的行為標準,升上了道德層面的高度。這種制度化的形式,可謂是中國獨特的文化風景。於是動不動誅九族便是在切斷整群的人。簡單的說,一則是對血緣的連根拔起,所謂斬草除根,以便統治;二則更是因了簡單粗暴便斬斷了傳統宗族文化和家族勢力的繼承基礎,抹殺了一個作為社會一分子在世的所有存在依據。 西歐的騎士所以在宗族制度盛行的地方,族誅的存在幾乎是一種必然。當人作為宗族一分子在活動之時,其背後存在的都是一個門閥,一個家族。但中國誅九族的這種抹殺,其殘酷性和其他民族相比,的確顯得苛刻。阿拉伯人在這方面雖也做得很絕,但屠殺僅限於敵對家族的男性,作為父權統治期次要地位的女性,只成為一種財產而轉移了歸屬。 文章未完,點擊這裡閱讀全文! 來源:www.148pt.com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