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穆朗瑪峰最著名的一具屍體:為何長達20年無人掩埋?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近20年來,每個登山者只要從珠穆朗瑪峰北坡登頂,就會遭遇到一次莫大的心理煎熬:在海拔8500米的珠峰東北山脊必經之路上,一個石灰岩洞穴中有個遇難者的遺體臥在積雪中。遇難者的紅色登山服蓋住了臉,上身蜷縮著,雙腿伸在外面,仿佛在側臥著打盹。
他就這樣靜靜的躺了20年,當雪層較薄時,每個登山者被迫跨過他顯眼的螢光綠靴子。

圖:珠峰最著名的屍體
這具屍體因這雙綠色登山靴而得名「綠靴子」(Green Boots),是珠峰最著名的一具屍體。曾7次登頂珠峰的探險家諾埃爾·漢娜說:「每一個登山者,尤其是從北坡上山的人都知道「綠靴子」,大約80%經過的人都會在『綠靴子』那裡停下休息一會兒,要錯過他幾乎不可能。」

圖:珠峰是勇者之峰,也是亡者之峰
珠峰是無數登山者的終極夢想,也是風險高到極致的亡者之峰。從1924年人類第一次有記錄的登頂成功,直到今天,共有將近300人遇難,而大多數遇難者的遺體從未離開過這座世界第一高峰。
「綠靴子」的身份至今不明,因為從沒有人有勇氣掀起他的紅色登山服,但一般認為他是去世於1996年的28歲印度登山者澤旺·帕爾喬(Tsewang Paljor)。

圖:帕爾喬生前照
帕爾喬是印度邊防員警的一名軍官,在喜馬拉雅山腳下的薩基村長大,身體非常強壯。1996年5月10日,他成為印度六人登頂隊的一員,很不幸,他們遭遇了罕見的大雪暴,狂風暴雪席捲了整個山峰,帕爾喬和兩個隊友遇難。那一天也是珠峰登山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南北坡共有8名登山者遇難。

圖:1996年的特大風暴
倖存的隊友在下山時,第一次發現了帕爾喬的遺體,顯然當時他為了躲避風暴,在這個石灰岩洞穴中蜷縮起身體,卻沒能逃過一劫。
從那天以後,帕爾喬的屍體保持著同一姿勢長達20年,「綠靴子」成為珠峰一個毛骨悚然的著名地標。直到2015和2016連續兩年,登山者宣稱沒有看到「綠靴子」,認為是被收回掩埋了,但到了2017年,登山者重新發現了「綠靴子」,此前他只是被積雪覆蓋了。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件事難以置信:為何一具屍體長達20多年沒被收回?那麼多路過的登山者為何不能順便將其掩埋?為何任由登山者的遺體毫無尊嚴的一覽無遺?

圖:珠峰峰頂示意圖,紅圈處為「綠靴子」所在地
珠峰處理遺體,遠遠不是人們想像中那麼容易。簡單地說,處理一具遺體的成本太大。
收回遺體需耗費大量的金錢,這還好說,但處理遺體需要6-8個夏爾巴人(各國登山隊的向導和背夫)才能完成,他們付出的同樣是冒著生命代價。要知道,海拔8000米以上是人類的「極限海拔」,別說行動,人連呼吸一口氣都異常艱難,甚至正常思考都成問題,按照登山者的話說「人像喝醉酒一樣」。一具凍住的屍體重量最高達150公斤,必須連帶冰塊一起挖出,再抬著運下山,幾乎是難以完成的艱巨任務。

圖:絕命海拔
就地掩埋同樣艱難,需要多個登山者齊心協力才可能完成。但是,對於越來越多的商業登頂者,有多少付出重金的人願意浪費時間和冒生命危險,停下來掩埋一個素不相識的人?
事實上,珠峰的近300具登山遺體,絕大多數都留在了山上。除了「綠靴子」,珠峰的著名屍體還有北坡的睡美人(1998年的美國女登山者),南坡的席地而坐者(1979年的德國女登山者),多年來均無法收回。

圖:沉睡10年的睡美人,2007年被兩位登山家用國旗覆蓋
​帕爾喬的家庭是貧困的山區家庭,他的哥哥回憶:「那是2011年,我在上網時發現別人叫他『綠靴子』,我十分沮喪和震驚。」但是,他們的家庭對此無能為力。

圖:「綠靴子」還將在珠峰長眠多久?
登山犧牲者的善後和尊嚴,在絕命海拔的巨大障礙面前無法兼顧,一個登山者的話非常真實而殘酷:「8000米以上是另一個世界,我不敢說我能做什麼,我只能假設,每個登山者都對自己負責。」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