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婦科校醫性侵女學生30年...中國女生成了主要受害者...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最近,
一件發生在南加州大學的案子震驚了中外網友,
現年71歲的學生健康中心的全職婦科男醫生George Tyndall,在30年中一直被投訴趁檢查時性侵學生,
卻屢次逃過追究,繼續留在學校醫院工作。
 
這些年,他多次利用職務之便,對前來看病的女學生下手,其中不少還以醫學為名,拍下她們私處的照片。
然而,Tyndall自始至終否認所有指控,校方也在他多次被投訴之後的數十年里沒對他做出任何處理,一直到去年才讓他停止工作,安靜地辭職....

 
一直到最近,
南加州大學終於出面承認,他們沒有快速有力地處理這個「失職醫生」。
然而,這一切,完全彌補不了Tyndall侵犯眾多女學生的惡行。
更讓人憤怒的是,近幾年,南加州大學的包括中國在內的亞裔學生越來越多,很多人因為對英語的醫學術語理解不夠,Tyndall極大可能已經藉此機會性侵了這個群體的女學生…
 
事情發生在美國南加州大學,
這裡1989年開始聘用Tyndall擔任校醫院學生健康中心的婦科醫生,
據說Tyndall當時就跟人表示,選擇這份工作主要原因不是因為收入高,而是因為能跟更多「靚麗,多情的女人」打交道…

 
Tyndall是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
他平日裡身邊就被女護士和女醫師助理包圍着,
然而,他即將干出的事,遠比人們想象的猥瑣….
 
作為婦科醫生,他有合法在進行婦科檢查時拍照的權利,
在他剛開始工作的那幾年,就有醫師助理髮現他經常在骨盤檢查時,用一個攝像機拍下女病人(大部分都是學生)的私處,
一開始,他對助理說這是病例記錄,用做醫學研究。
 
到了後來,助理漸漸發現不對勁了,
他拍下的女學生私處的照片,竟然多達上百張….
 
一名助理回憶說,她親眼見到的病人私處的照片就有50多張….
女護士Bernadette Kosterlitzky從1992年到2013年間在學生健康中心工作,
她向健康中心院長Lawrence Neinstein告發了Tyndall用攝像機拍女學生私處的事。
 
 
然而,院長Neinstein之後只是要求Tyndall將照片全部移除,卻沒有對他做出任何處理…
為此,舉報他的護士Kosterlitzky憤怒地表示:
「要不是事情見了光,他還不會停止。」
 
對這場投訴,Tyndall解釋道,
 
他在骨盆檢查時拍的照片都是經過病人同意的,也有正當合法的理由。
一方面,某些病例中,他想舒緩得了生殖器上疣的女學生的恐懼…
另一方面,他需要記錄在案,以免他檢查過的女學生日後得了癌症,會起訴他當初沒有查出來。
他還表示,那些圖片都是放大的,也不存在性暗示,
「看起來爭議太多,所以我後來把攝像機扔到儲藏室里了...」
 
雖然承諾不再拍照,
但從1990年到2000年的十年間,他絲毫沒有收斂的跡象。
2000年之後,又有三名女學生向校方遞交了投訴信,
投訴Tyndall在檢查時對她們「身體進行不當地觸摸」,還伴隨着猥褻的言辭…
 
這件事又驚動了校醫院委員會,
他們召開了會議,當眾宣讀這三封投訴信,
一位委員會成員聽完,覺得事態嚴重,
立刻衝進了院長Neinstein的辦公室,要求嚴肅處理!
Neinstein滿口答應,一段時間過後,竟然又風平浪靜了….
 
Tyndall繼續在婦科上班,Neinstein給予的所謂處理,也沒見到。 
 
從2000到2014年,
有多達8起投訴被送達Neinstein的辦公室,
其中有幾起投訴表明,Tyndall在不同的時段,對非洲裔女生和拉丁裔女生有充滿了性騷擾和侮辱性的言辭,
然而,這些投訴都被原封不動地擱在院長Neinstein的案頭上,沒有作出任何處理….
背後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讓院長對Tyndall遲遲不作出處理?
這一切暫時不得而知。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姑息縱容的後果只會讓Tyndall變本加厲….
2013年,學生健康中心搬到了新樓里,這棟樓以贊助人命名,被稱為Engemann學生健康中心。

 
這段時間,Tyndall又開始不規矩了,一名醫師助理髮現,Tyndall又有了新動向,
他總是要求對學生進行全身檢查,Tyndall還經常對女學生撒謊,宣稱某項檢查需要全裸躺在台上。
之後,他開始慢慢地「檢查」女生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從頭到私處….
而他「檢查」時,嘴裡念叨的根本不是醫學詞彙,而是諸如「雪白無暇,奶油般的肌膚,美麗」之類讓人不堪入耳的詞彙….
甚至她們還聽到Tyndall有一次對一個女學生的胸部評論到,「充滿活力」。
被Tyndall這樣性侵的女學生多達數起,
很多女生卻選擇了沉默,沒有站出來投訴,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
Tyndall性侵的很多女學生都是亞洲學生,很多來自亞洲的女學生甚至之前從未做過婦科檢查,根本不清楚真正的婦科檢查是怎麼回事兒,
很多人就這樣稀里糊塗被Tyndall性侵了…
 
而對於這樣所謂的全身檢查
Tyndall的解釋道,他在為學生們檢查皮膚癌和其他有可能導致皮膚病的症狀。
他說,有一次,一位女學生病人主動問了他,自己的胸部是不是「很有活力」(Perky),而他才用這個詞回答了女學生。
其他類似的,說他用了過分字眼的投訴,都是對自己的誤解。
 
然而,面對這樣的解釋,許多同行婦科專家的看法卻是:
婦科檢查的確包括皮膚問題這一項,但像Tyndall非常細緻地把病人的裸體從頭看到腳,是非常非常罕見的....
 
Tyndall還對媒體表示,
「你們光看那些無知的投訴,其實還有很多給我點讚的評價。」
他表示,很多女學生都給自己發郵件,感謝他的高超醫術。 
這些對他表示讚賞的學生里,很多都來自中國。 (在2017年,這個大學招了差不多5400名中國學生。)
Tyndall特別提到,為了更好地為更多中國女學生服務,自己非常貼心地在診室里準備了中國地圖,每次有中國女學生來,他都讓她們看着地圖指一下自己的家鄉省份。
除了地圖,診斷室里還擺放了竹子,在中國象徵長久和活力,很多女生都愛和它合影...
他還表示:
「很多病人(中國女生)都跟我說,是我朋友向我推薦了你。」
 

 
 
然而,事實真的所有皆如此麼? 
一位在2016年看過Tyndall的中國研究生表示,當她在首次在Tyndall那裡問診時就發現他很不專業。
檢查一開始,他就把手放在她身上,讓她有一種被「不恰當觸摸」的感覺。
然而,看到診室牆上掛着的證書,她當時想:
「應該是個真正的醫生吧。」
 
沒想到,剛開始檢查,Tyndall就把手指伸進下體,他解釋說,自己是想試一下擴陰器大小是不是合適。
這名女生努力說服自己「不要多想」,只是正常的醫學檢查而已。
「我很不自在,但又別無選擇…」
而當她第二次來檢查的時候,Tyndall竟然讓護士告訴她,要把衣服全都脫掉才能進行檢查,
這一次,她察覺到事情有些過分了,立刻提出換另外的婦科醫生為她做檢查....
 
事情就這樣來到了2013年春天。 
8位醫師助理看不下去了,再次向自己的上級報告了這件事,
事情最終還是匯報到了院長Neinstein那裡,
Neinstein表示,自己會親自找Tyndall談談,並作出相應的處理…
這一次,Neinstein總算採取了一點行動,
他規定,凡Tyndall要在診室鎖門進行治療,必須有另外兩名醫生在場陪同….
 
然而,儘管有醫師助理陪同,
Tyndall的行為似乎也沒有收斂。 
助理們看到,很多次,他在骨盆檢查時,直接就把手指伸進女學生的下體…
這是不太符合流程的... 
他們表示,在婦科檢查中,必要的檢查都是在先放入擴陰器,在檢查的後半階段,如果需要檢查子宮裡的腫塊或者其他異常情況,才會放入兩根手指,按壓病人的下腹。
而醫師助理們發現,Tyndall常常在一開始還沒有放入擴陰器前,就把手指伸向女學生的下體,在裡面「檢查」,
 
「他常常先放一根手指進去,然後說,『哦,我覺得合適,那麼放兩根試試。」
並且,他還經常用手指不停地進出…
還經常發出類似這樣的言辭:
「我天,你的肌肉好緊,你一定是練過田徑的…」
 
醫師助理都表示,自己在和Tyndall共事的日子, 至少見過70次這樣不堪入目的婦科檢查….
 
對此,Tyndall的辯解是,骨盤檢查使用手指本來就是日常的醫學步驟,他完全是本着合法合規的醫學目的進行的。
這樣做是為了鑑定病人有沒有陰道痙攣的症狀,一旦有,骨盆檢查會變得很痛。
「醫師助理們都知道,病人一直在微笑,因為我從來不會弄痛她們。」
 
好吧.... 
不少婦科專家卻不信這一套,他們表示,自己從來沒聽說過婦科檢查時,醫生的手指需要不斷進進出出的,Tyndall的行為噁心又詭異…
一名護士直言不諱表示:
「有些學生都不願找他檢查,她們覺得那不是正常的檢查,而是不懷好意的觸碰。」
這些情況,又被反映給了上司,然而又一次沒有得到處理....
 
2016年,之前的主管Neinstein突然去世,縱容Tyndall的人走了,當Tyndall似乎沒有收手的打算...
 
而這之後,關於Tyndall的投訴依然層出不窮,手法也越來越肆無忌憚….
一名去Tyndall那裡開避孕藥的中東女學生表示,Tyndall的盆腔檢查很簡短,她也不記得是否用了手指,但Tyndall總是喜歡問她一些有關於性經歷方面的問題。
「他問我跟男朋友做過多少次,痛不痛…因為我那裡很緊…」
Tyndall還耍了小伎倆,
他只給妹紙提供短期的避孕藥,這樣妹紙不得不一再回健康中心拿藥。
2016年的一天,妹子碰到一位醫院的護士時,忍不住崩潰大哭:
「我告訴她我壓力非常大……我 只是想找Tyndall開避孕藥,卻被.…」
(對於中東妹子的投訴,Tyndall表示「非常怪異」,自己從來沒有對她說過任何不恰當的話。)
 
在這一個個的學生的抱怨下,
護士立刻告訴了自己的上司,老護士Cindy Gilbert,
Gilbert立刻和女學生們取得了聯繫,
告訴她們應該怎樣對Tyndall發起書面投訴…
 
這些學生們中,有一些選擇了對他進行的投訴,但另外的人選擇了逃避,表示只想換個婦科醫生,忘掉這段不愉快的經歷…
 
 
鑒於Tyndall的惡劣行為,Gilbert主動提出協助Tyndall進行婦科檢查,
然而,
就算是在護士Gilbert陪同的檢查中,Gilbert都親眼見證了至少數十起「不當」的檢查…
有一次,Tyndall從女學生身上取下了一個宮內節育器,然後問這位年輕女孩,自己是否可以保留這個玩意兒….
Gilbert說:
「那女孩看上去尷尬極了。」
很多婦科專家表示,他們從未聽說過這樣的要求,沒有哪個婦科醫生會自己留着女病人的宮內節育器!
對於這件事,Tyndall本人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終於,
醫師助理和護士們把關於Tyndall的投訴送達到了學生健康中心的品質和安全負責人Sandra Villafan那裡,
她說她自己當時就把這些投訴意見轉給了向學生健康中心的管理層,
還進一步送到了南加州大學校領導層那裡,「學校隨即展開了暗訪和調查…」
 
然而,
這些投訴,無論是反映到醫院(健康中心)管理層,還是進一步向上反映到南加州大學管理層,看起來都沒啥卵用…
Gilbert曾義憤填膺說到:
「2014年到2016年,我不斷把書面投訴遞交上去,然而他們似乎漠不關心!」
這其中,就包括多次包庇縱容Tyndall的,學生健康中心的前任老大Neinstein…
 
不斷地投訴,醫院方卻沒有沒有任何行動….
與之相伴的,是Tyndall穩坐釣魚船,繼續實施他的惡行….
 
Tyndall依然在給女學生病人,平均每天問診的人多達16個….
一股挫敗感在助理醫師和護士中蔓延,
一次,一名護士從Tyndall的診室出來,在又一次目睹了Tyndall對女學生那些猥瑣的舉動之後,她看見了上司Gilbert,頓時忍不住崩潰哭了出來。
 
Gilbert回憶到:
「她告訴我,如果我們再不採取行動制止Tyndall這樣的人,未來受害的,很可能是我們的女兒!」
Gilbert下定了決心,無論告到哪裡,一定要扳倒Tyndall這個人渣!

 
2016年6月,Gilbert獨自前往南加州大學強姦危機應對中心,找到執行總監Ekta Kumar,痛斥Tyndall的惡劣行徑,並希望Kumar站出來主持公道,
Gilbert對Kumar說,
「現在所有人都有同樣的感覺,我們找不到願意採取行動的人!」
 
聽完這一切,強姦危機應對中心負責人Kumar,一位心理學家,
竟然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她說Gilbert對Tyndall描述 「太誇張了」。
 
但禁不住Gilbert的執着懇求,她答應把這事兒反映到南加州大學更高層的人那裡去….
眼看這一次,Gilbert的上訪似乎又要被擱置,
幾天之後,事情終於出現了驚人的轉折!

 
Gilbert和其他人無意當中注意到了二樓飛着一大堆蒼蠅,他們追着蒼蠅,想找出它們的源頭,結果,蒼蠅們出沒的地方是215房間——Tyndall的診斷室….
Tyndall度假去了,於是Gilbert和同事們打開了房間,想找尋蒼蠅聚集的地方,
之後,一名同事在Tyndall辦公桌的抽屜里發現了一堆腐爛的水果,
而與此同時,另一名搜尋蒼蠅的同事忽然大叫起來.
 
原來,他在一個櫥櫃里發現了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裡面赫然是,一大堆女學生的生殖器照片!!
從這些照片來看,應該拍攝於1990年和1991年健康中心舊樓,有些照片上標有病人的個人信息…
 
發現照片之後,Gilbert立刻向強姦危機中心報告,
校方聽說這盒照片的事之後大吃一驚,這才終於行動了起來…
一位人事部的工作人員星期天打電話告訴Tyndall,讓他暫時停職。

 
在隨後的會議中,南加州大學律師告訴他,他們發起了兩項調查:
一項是關於他那些照片,
另一項是關於學生和工作人員們對他的投訴。
 
南加州大學律師多次問詢,Tyndall依然堅持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工作需要,不存在性侵的問題。
而參與過Tyndall檢查女學生的醫師助理們對調查人員表示,
他們一致認定Tyndall那所謂的「治療」是有問題的。
 
最近,南加州大學發布的一份總結中宣稱,
在調查過程中,學校官員諮詢了一名婦科專家,該名專家表示,Tyndall在盆腔檢查中使用手指「是可以接受的做法。」
當學校表示,不方便透露專家的身份…
然而這份聲明並不足以服眾,
最終,
南加州大學又聘請了一家位於科羅拉多州諮詢公司MDReview和一位來自堪薩斯的婦科專家,再次調查Tyndall事件。
MDReview公司在仔細評估之後,認為Tyndall「展現了不專業和不恰當的行為」,他的骨盆檢查超出了「當前的護理標準」。
 
2017年1月,Tyndall收到一封四頁的信,信里通報他違反了大學性騷擾的相關規定。
這封信還附上了MDReview公司對他執行骨盤檢查的調查結論。
對此,Tyndall表示,自己無比震驚,並堅決要求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5月份,學生事務副校長Ainsley Carry有親自通知Tyndall他將被終止職務,接下來怎麼處理等待進一步討論。

 
之後,校方做出了讓輿論難以平靜的處理….
據Tyndall自己說,
副校長Carry對Tyndall表示, 如果Tyndall同意辭職,將被給予遣散費,調查結論也將改為「沒有發現」….
而如果他拒絕,Carry就很可能向醫學委員會提交調查報告。
 
對此,Tyndall怒不可遏,他威脅要控告南加州大學年齡和性別歧視,並在一開始拒絕了Carry的和解提議,然後自己提出了上訴。
 
最終,大學還是敦促他達成了和解協議。
協議裡面還有要求他不公開遣散費的具體金額,同時他也被禁止回到學生健康中心…
 
2017年6月30日,Tyndall的辭職生效。 
他沒有通知健康中心的工作人員。
幾個星期後,同事們看見他的物品被人從辦公室里清除。 
 
10月,校方發出了一封簡短的電子郵件通知他曾經的同事們,
「Tyndall 不再任職於南加州大學」….
 
在Tyndall差不多辭職時,
勇敢揭發他的Gilbert也在去年6月離開了南加州大學。
她說,她本來已經得到承諾獲得晉升,甚至她新職位的名片都已經印好。
然而,因為揭發Tyndall的問題,這一行政命令被莫名其妙撤銷了,學生健康中心的管理層也不再跟她說話….
她和同事們認為,這是她告發Tyndall後遭到的報復。
 
大學直到前兩天才對外發出聲明:
「向所有到學生健康中心看過病的學生致歉,你們沒有得到學校應有的尊重...」
之後,他們在披露的調查結論中表示:
「儘管針對Tyndall的調查沒有找到犯罪證據,當他的行為顯然已經違反了學校的規章,也是對我們價值觀的極大背叛。」

 
然而,
辭職差不多一年的Tyndall對這份聲明並不服氣,他在接受採訪時,堅稱自己是受害者。 
他信誓旦旦表示,自己正考慮對南加州大學提起訴訟,迫使校方在恢復他的職務。
 
Tyndall表示,自己問心無愧:
「當我臨終時躺在床上,我會想到,有成千上萬女性,因為我的努力而變得健康。」
說歸說,Tyndall已經在今年1月不動聲色地續簽了他的加州醫療執照,並打算至少工作到80歲…
好吧…
 
ref:
http://www.latimes.com/local/california/la-me-usc-doctor-misconduct-complaints-20180515-story.html
---------------------
啵主超可愛:這種醫生真是丟醫生的臉        
 
未來Raki:看到最後,這貨居然說什麼問心無愧?我托尼媽


 
 
大明弘治帝:就是一坨狗屎,侮辱了醫生這兩個字        
 
珉珠兒:但是說真的,他從醫這麼多年,見過的女性私處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很多還是病變的,他居然依然還能保持「性致」……也算天賦異稟



 
 
abbaziafanRVP:大概因為他看的都是女學生,大部分都沒啥大問題,應該叫他天天去檢查那種病變的,估計幾天就gg了                    
 
兩隻黃鸝鳴翠柳的脆哥:我覺得可能是因為他是校醫吧,當然也會有患病的病患,但是大部分都是年輕靚麗的大學生(文中也有提到有很多對性相對保守第一次接受婦科檢查的亞洲學生),所以才會這麼變態吧            
 
紛爭哥:恕我直言 性騷擾的男性就是吊上有病            
 
…………………………
事兒君有品,
專為大家準備英國的各種值得推薦的好產品~
英國直郵,包郵包稅~
 

 本文已獲 英國那些事兒 授權 微信號:hereinuk
原文標題:美國婦科校醫性侵女學生30年...中國女生成了主要受害者...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