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女子跪在鬧市街頭,欲「賣身十年」救母任憑其處置!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最新消息》》
女子跪在鬧市街頭欲“賣身十年”救母
“誰能想辦法救救我的母親,我願意免費打工10年!”一名女子跪在街口,向過往路人淚眼求助。我們隨後來到春園步行街,見到了爆料者所說的下跪女子。該女子自稱符芬,今年32歲,其母親於不久前遭遇了一場交通意外事故,迄今昏迷不醒,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在痛苦與無奈之下,符芬最終選擇了以做十年義工“曲線救母”。她對記者說:“我將不惜一切代價,去挽救我母親的生命!”

據符芬介紹,她母親叫肖蘭桂,今年56歲,車禍前一直在別人家裡做保姆。之前剛下班的肖蘭桂像往常一樣騎著自行車回家,不料卻在婁星區樂坪大道與新星路的交叉路口遭遇了車禍。“當時我的母親正推著自行車沿斑馬線過馬路,誰知剛過了安全島沒多久,她就被一輛超速行駛、右拐彎的出租車給撞倒了。”符芬說,事發時天色已晚,而且還下著雨,視線非常差。她認為,超速行駛的出租車應負此次事故的全部責任。

符芬遭遇車禍的母親仍然昏迷不醒。“事故發生2個多月了,花掉了16萬餘元醫藥費,可我母親仍然昏迷不醒,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賣身"新聞》》
19歲女孩開價30萬"賣身"救弟剛考上大學欲放棄
半個月前,李曉曉收到了齊魯師範學院本科入學通知書,可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個不好的消息:弟弟病情復發,意味著又將面臨一大筆治療費。"爸媽正在尋找買家賣掉房子,已經盡了全力……我今年已經19歲了,該站出來救俺弟弟。"23日,李曉曉拿著一塊寫著"賣掉自己救弟弟"塑料板走上街頭。
23日下午,扎著馬尾辮的李曉曉靜靜地站在經五緯六路路口人行道處。她雙手扶著一塊高度接近自己脖子的長方形塑料板,遮住了瘦小的身軀。"我是李曉曉,19歲,我的家是聊城冠縣梁堂鄉南邵莊,今年考上了齊魯師範學院的本科專業。但是現在我不想上了,我要賣掉自己,換錢給身患白血病的弟弟治病……"印在塑料板的一段話,字裡行間透著李曉曉的堅決。
"醫生說可以做骨髓移植手術,弟弟有痊癒的希望。可現在爸媽再也拿不出錢來了。"李曉曉說。李曉曉做了一個無奈的決定:放棄即將開學的大學生活,只要有人願意出30萬元讓弟弟做手術,願無償為他打一輩子工。(來源:齊魯網)

河南女孩欲用彩禮錢救妹誰救她我就嫁誰
“要是現在有人娶我,願意出錢給妹妹治病,我現在就可以嫁給他”。“你這目的不純,誰願意娶你,別想這齣了啊,就是砸鍋賣鐵也不會賣你啊。”在河南鄭州一家醫院的走廊裡,面對我們的鏡頭,這個23歲還有些嬌羞的姑娘跟我們說出了前幾天她和媽媽聊天的情景,當時她和媽媽說起出自己的這個想法,但這句話卻讓媽媽眼睛立馬紅了,嚇得崔橋忙和媽媽說自己是開玩笑的。這個姑娘說到動情處的時候,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但是她還是強裝歡笑的給我們講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看到她眼含熱淚露出笑容的那一刻,我們的心都在顫抖,因為她的講述真的讓我們很心酸。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漂亮微笑的姑娘,一直在承受著這麼巨大的心理壓力。
“妹妹崔千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患的是很嚴重的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我們全家人都沒敢跟她說,她還太小,性格也有點內向,怕心裡承受不住,怕她胡亂想。我都不敢讓她看手機,能瞞多久是多久,真的是到她頭髮掉了瞞不住了,再告訴她。”怕病房裡的妹妹崔千看出來,崔橋在外面待了很長一段時間,洗了臉等到眼睛的紅腫看不出來,才回到病房。今年15歲的崔千是河南焦作市武陟縣龍源一中的一名學生,家住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縣任徐店村。崔千在學校學習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深受老師和同學喜愛,因為馬上就要中招考試了,崔千每天都在復習和模擬考試中度過,她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給父母一個滿意的回報,然而一切希望卻在今年的4月19號那天戛然而止。
那天是崔千參加體育考試的日子,考試完的崔千突然後背疼的厲害,被送往焦作市第二人民醫院,一系列檢查過後,崔千被確診急性淋巴性細胞白血病。這突如其來的結果讓一家人痛不欲生,但又得強撐精神面對。知道妹妹患病後,姐姐崔橋辭掉外地工作回到老家照顧妹妹。她說,畢業以後就出去打工,很少回過家,有些時候都記不清妹妹多大了,對妹妹最多的就是愧疚,一直都是她在陪伴著爸媽,如果她真有什麼閃失,爸媽肯定是受不了的,這個家就不完整了!只要有一點希望全家人都不會放棄。無奈下崔橋想到了把自己嫁出去來救妹妹,沒想到崔橋說完這句話,母親就哭了,嚇得崔橋再也不敢提這茬。崔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的守護著妹妹,等待奇蹟的發生。(來源:澎湃新聞網)

19歲少女含淚決定“賣身救母”
近日,有網友爆料高州有一少女在朋友圈發布“賣身救母”的求助信息,當中內容圖文並茂,聲淚俱下,並準備籌款35萬救治患病母親,不少網友都為之感動,伸出援手。情況是否屬實?賣身救母背後隱藏著什麼故事?在病房裡,病床上一女人靜靜躺著,正在輸液,不時發出呻吟聲,其右腿(大腿)部分肌肉嚴重腐爛,發出陣陣惡臭;曹夢媛說這就是她的母親,叫吳朝芳。
為了進一步證實曹夢媛的求助,跟隨她到醫生辦公室了解更多情況。據主治醫生說,曹夢媛母親入院時間大概一周,病情嚴重,截止目前,經過多部門聯合檢查化驗都未能最終確診,現在2次取樣化驗結果都是疑是皮膚癌,良性。鑑於病情嚴重和復雜,尚且未能最終確診,醫生建議曹夢媛盡快將母親轉到上一級醫院治療。知母親病情日益嚴重,曹夢媛聲淚俱下,內心越發恐懼,不知所措。據了解,曹夢媛今年19歲,出生高州雲潭鎮一農村家庭,因為貧困,其父親43歲才娶一貴州女子為妻,並先後生下5個孩子,曹夢媛排行第一,有2個弟妹跟她一樣已經輟學,有2個弟妹年幼還在讀書。家庭貧困,初中還沒有畢業的曹夢媛就輟學打工,幫人做散工,月薪不過1000元。
血溶於水,母親患病,父親年邁,弟妹年幼,19歲的曹夢媛被迫承擔起照顧母親和籌款救母的重任。然而,連日來曹夢媛通過微信所籌的款只是杯水車薪,倘若要將母親轉院治療,可能性不大。曹夢媛說,親朋好友捐款7000多元,剛好夠目前的治療費,面對接下來龐大治療費,她實在無能無力;因為母親嫁過來高州20年,一直沒有戶口,所以買不到合作醫療,治療費得全額自付。情急之下曹夢媛想出了“賣身救母”的辦法,希望有熱心老闆能收買她,一次性支付母親的治療費,她日後通過打工的方式償還。目前,曹夢媛母親病情繼續惡化,急需籌集治療費轉院治療。(來源:新藍網)

另類"賣身"救母》》
女大學生賣身救母背後真相驚人大尺度聊天記錄遭曝光
最近,長沙市民吳先生接到一條求助短信,對方聲稱自己名叫琪琪,是長沙某校的女大學生,她的母親身患重病無錢醫治。希望能夠得到“好心人”的救助,並願意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接到短信的吳先生格外驚訝,一個女學生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怎麼會想通過出賣“初夜”來換取救助呢? 琪琪自稱是長沙某校的大一學生,今年18歲,因為家中有急事,想向吳先生尋求幫助。琪琪表示,自己的媽媽患重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目前急需要兩萬塊錢來治病,不得已自己才想出了這個方法來籌錢。通過幾天的接觸,琪琪主動要求與吳先生見面,見面地點就是琪琪所在的某學校的門口。好心的吳先生越想越覺得可憐,為了真正幫助到琪琪,同時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和麻煩,吳先生找到了記者,想和記者一起去和琪琪見面。
中午12點,一名身穿黑色棉襖的女子出現在某學校的門口,與照片中的琪琪十分相似。誰知,吳先生上前打招呼,對方卻並不理會,快速穿過馬路到了學校對面。琪琪飛快地帶著吳先生來到了附近一家餐廳,這才開口與吳先生交流起來。琪琪介紹,自己是河南人,今年18歲,是這所學校的大一學生,家裡除了得乳腺癌的媽媽之外,還有一個弟弟需要撫養。面對吳先生的關心,琪琪顯得很不耐煩,不願多說,竟主動開口要求吳先生去開房。吳先生立即表示自己可以無償幫助,不需要琪琪出賣“初夜”來償還,誰知琪琪並沒有對此感恩,反而立馬變了臉。吳先生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卻換來琪琪如此反應,琪琪戴上帽子,快速離開了現場。
河南女孩欲用彩禮錢救妹誰救她我就嫁誰
“要是現在有人娶我,願意出錢給妹妹治病,我現在就可以嫁給他”。“你這目的不純,誰願意娶你,別想這齣了啊,就是砸鍋賣鐵也不會賣你啊。”在河南鄭州一家醫院的走廊裡,面對我們的鏡頭,這個23歲還有些嬌羞的姑娘跟我們說出了前幾天她和媽媽聊天的情景,當時她和媽媽說起出自己的這個想法,但這句話卻讓媽媽眼睛立馬紅了,嚇得崔橋忙和媽媽說自己是開玩笑的。這個姑娘說到動情處的時候,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但是她還是強裝歡笑的給我們講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看到她眼含熱淚露出笑容的那一刻,我們的心都在顫抖,因為她的講述真的讓我們很心酸。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漂亮微笑的姑娘,一直在承受著這麼巨大的心理壓力。
“妹妹崔千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患的是很嚴重的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我們全家人都沒敢跟她說,她還太小,性格也有點內向,怕心裡承受不住,怕她胡亂想。我都不敢讓她看手機,能瞞多久是多久,真的是到她頭髮掉了瞞不住了,再告訴她。”怕病房裡的妹妹崔千看出來,崔橋在外面待了很長一段時間,洗了臉等到眼睛的紅腫看不出來,才回到病房。今年15歲的崔千是河南焦作市武陟縣龍源一中的一名學生,家住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縣任徐店村。崔千在學校學習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深受老師和同學喜愛,因為馬上就要中招考試了,崔千每天都在復習和模擬考試中度過,她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給父母一個滿意的回報,然而一切希望卻在今年的4月19號那天戛然而止。
那天是崔千參加體育考試的日子,考試完的崔千突然後背疼的厲害,被送往焦作市第二人民醫院,一系列檢查過後,崔千被確診急性淋巴性細胞白血病。這突如其來的結果讓一家人痛不欲生,但又得強撐精神面對。知道妹妹患病後,姐姐崔橋辭掉外地工作回到老家照顧妹妹。她說,畢業以後就出去打工,很少回過家,有些時候都記不清妹妹多大了,對妹妹最多的就是愧疚,一直都是她在陪伴著爸媽,如果她真有什麼閃失,爸媽肯定是受不了的,這個家就不完整了!只要有一點希望全家人都不會放棄。無奈下崔橋想到了把自己嫁出去來救妹妹,沒想到崔橋說完這句話,母親就哭了,嚇得崔橋再也不敢提這茬。崔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的守護著妹妹,等待奇蹟的發生。(來源:澎湃新聞網)

19歲少女含淚決定“賣身救母”
近日,有網友爆料高州有一少女在朋友圈發布“賣身救母”的求助信息,當中內容圖文並茂,聲淚俱下,並準備籌款35萬救治患病母親,不少網友都為之感動,伸出援手。情況是否屬實?賣身救母背後隱藏著什麼故事?在病房裡,病床上一女人靜靜躺著,正在輸液,不時發出呻吟聲,其右腿(大腿)部分肌肉嚴重腐爛,發出陣陣惡臭;曹夢媛說這就是她的母親,叫吳朝芳。
為了進一步證實曹夢媛的求助,跟隨她到醫生辦公室了解更多情況。據主治醫生說,曹夢媛母親入院時間大概一周,病情嚴重,截止目前,經過多部門聯合檢查化驗都未能最終確診,現在2次取樣化驗結果都是疑是皮膚癌,良性。鑑於病情嚴重和復雜,尚且未能最終確診,醫生建議曹夢媛盡快將母親轉到上一級醫院治療。知母親病情日益嚴重,曹夢媛聲淚俱下,內心越發恐懼,不知所措。據了解,曹夢媛今年19歲,出生高州雲潭鎮一農村家庭,因為貧困,其父親43歲才娶一貴州女子為妻,並先後生下5個孩子,曹夢媛排行第一,有2個弟妹跟她一樣已經輟學,有2個弟妹年幼還在讀書。家庭貧困,初中還沒有畢業的曹夢媛就輟學打工,幫人做散工,月薪不過1000元。
血溶於水,母親患病,父親年邁,弟妹年幼,19歲的曹夢媛被迫承擔起照顧母親和籌款救母的重任。然而,連日來曹夢媛通過微信所籌的款只是杯水車薪,倘若要將母親轉院治療,可能性不大。曹夢媛說,親朋好友捐款7000多元,剛好夠目前的治療費,面對接下來龐大治療費,她實在無能無力;因為母親嫁過來高州20年,一直沒有戶口,所以買不到合作醫療,治療費得全額自付。情急之下曹夢媛想出了“賣身救母”的辦法,希望有熱心老闆能收買她,一次性支付母親的治療費,她日後通過打工的方式償還。目前,曹夢媛母親病情繼續惡化,急需籌集治療費轉院治療。(來源:新藍網)

另類"賣身"救母》》
女大學生賣身救母背後真相驚人大尺度聊天記錄遭曝光
最近,長沙市民吳先生接到一條求助短信,對方聲稱自己名叫琪琪,是長沙某校的女大學生,她的母親身患重病無錢醫治。希望能夠得到“好心人”的救助,並願意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接到短信的吳先生格外驚訝,一個女學生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怎麼會想通過出賣“初夜”來換取救助呢? 琪琪自稱是長沙某校的大一學生,今年18歲,因為家中有急事,想向吳先生尋求幫助。琪琪表示,自己的媽媽患重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目前急需要兩萬塊錢來治病,不得已自己才想出了這個方法來籌錢。通過幾天的接觸,琪琪主動要求與吳先生見面,見面地點就是琪琪所在的某學校的門口。好心的吳先生越想越覺得可憐,為了真正幫助到琪琪,同時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和麻煩,吳先生找到了記者,想和記者一起去和琪琪見面。
中午12點,一名身穿黑色棉襖的女子出現在某學校的門口,與照片中的琪琪十分相似。誰知,吳先生上前打招呼,對方卻並不理會,快速穿過馬路到了學校對面。琪琪飛快地帶著吳先生來到了附近一家餐廳,這才開口與吳先生交流起來。琪琪介紹,自己是河南人,今年18歲,是這所學校的大一學生,家裡除了得乳腺癌的媽媽之外,還有一個弟弟需要撫養。面對吳先生的關心,琪琪顯得很不耐煩,不願多說,竟主動開口要求吳先生去開房。吳先生立即表示自己可以無償幫助,不需要琪琪出賣“初夜”來償還,誰知琪琪並沒有對此感恩,反而立馬變了臉。吳先生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卻換來琪琪如此反應,琪琪戴上帽子,快速離開了現場。
河南女孩欲用彩禮錢救妹誰救她我就嫁誰
“要是現在有人娶我,願意出錢給妹妹治病,我現在就可以嫁給他”。“你這目的不純,誰願意娶你,別想這齣了啊,就是砸鍋賣鐵也不會賣你啊。”在河南鄭州一家醫院的走廊裡,面對我們的鏡頭,這個23歲還有些嬌羞的姑娘跟我們說出了前幾天她和媽媽聊天的情景,當時她和媽媽說起出自己的這個想法,但這句話卻讓媽媽眼睛立馬紅了,嚇得崔橋忙和媽媽說自己是開玩笑的。這個姑娘說到動情處的時候,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但是她還是強裝歡笑的給我們講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看到她眼含熱淚露出笑容的那一刻,我們的心都在顫抖,因為她的講述真的讓我們很心酸。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漂亮微笑的姑娘,一直在承受著這麼巨大的心理壓力。
“妹妹崔千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患的是很嚴重的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我們全家人都沒敢跟她說,她還太小,性格也有點內向,怕心裡承受不住,怕她胡亂想。我都不敢讓她看手機,能瞞多久是多久,真的是到她頭髮掉了瞞不住了,再告訴她。”怕病房裡的妹妹崔千看出來,崔橋在外面待了很長一段時間,洗了臉等到眼睛的紅腫看不出來,才回到病房。今年15歲的崔千是河南焦作市武陟縣龍源一中的一名學生,家住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縣任徐店村。崔千在學校學習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深受老師和同學喜愛,因為馬上就要中招考試了,崔千每天都在復習和模擬考試中度過,她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給父母一個滿意的回報,然而一切希望卻在今年的4月19號那天戛然而止。
那天是崔千參加體育考試的日子,考試完的崔千突然後背疼的厲害,被送往焦作市第二人民醫院,一系列檢查過後,崔千被確診急性淋巴性細胞白血病。這突如其來的結果讓一家人痛不欲生,但又得強撐精神面對。知道妹妹患病後,姐姐崔橋辭掉外地工作回到老家照顧妹妹。她說,畢業以後就出去打工,很少回過家,有些時候都記不清妹妹多大了,對妹妹最多的就是愧疚,一直都是她在陪伴著爸媽,如果她真有什麼閃失,爸媽肯定是受不了的,這個家就不完整了!只要有一點希望全家人都不會放棄。無奈下崔橋想到了把自己嫁出去來救妹妹,沒想到崔橋說完這句話,母親就哭了,嚇得崔橋再也不敢提這茬。崔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的守護著妹妹,等待奇蹟的發生。(來源:澎湃新聞網)

19歲少女含淚決定“賣身救母”
近日,有網友爆料高州有一少女在朋友圈發布“賣身救母”的求助信息,當中內容圖文並茂,聲淚俱下,並準備籌款35萬救治患病母親,不少網友都為之感動,伸出援手。情況是否屬實?賣身救母背後隱藏著什麼故事?在病房裡,病床上一女人靜靜躺著,正在輸液,不時發出呻吟聲,其右腿(大腿)部分肌肉嚴重腐爛,發出陣陣惡臭;曹夢媛說這就是她的母親,叫吳朝芳。
為了進一步證實曹夢媛的求助,跟隨她到醫生辦公室了解更多情況。據主治醫生說,曹夢媛母親入院時間大概一周,病情嚴重,截止目前,經過多部門聯合檢查化驗都未能最終確診,現在2次取樣化驗結果都是疑是皮膚癌,良性。鑑於病情嚴重和復雜,尚且未能最終確診,醫生建議曹夢媛盡快將母親轉到上一級醫院治療。知母親病情日益嚴重,曹夢媛聲淚俱下,內心越發恐懼,不知所措。據了解,曹夢媛今年19歲,出生高州雲潭鎮一農村家庭,因為貧困,其父親43歲才娶一貴州女子為妻,並先後生下5個孩子,曹夢媛排行第一,有2個弟妹跟她一樣已經輟學,有2個弟妹年幼還在讀書。家庭貧困,初中還沒有畢業的曹夢媛就輟學打工,幫人做散工,月薪不過1000元。
血溶於水,母親患病,父親年邁,弟妹年幼,19歲的曹夢媛被迫承擔起照顧母親和籌款救母的重任。然而,連日來曹夢媛通過微信所籌的款只是杯水車薪,倘若要將母親轉院治療,可能性不大。曹夢媛說,親朋好友捐款7000多元,剛好夠目前的治療費,面對接下來龐大治療費,她實在無能無力;因為母親嫁過來高州20年,一直沒有戶口,所以買不到合作醫療,治療費得全額自付。情急之下曹夢媛想出了“賣身救母”的辦法,希望有熱心老闆能收買她,一次性支付母親的治療費,她日後通過打工的方式償還。目前,曹夢媛母親病情繼續惡化,急需籌集治療費轉院治療。(來源:新藍網)

另類"賣身"救母》》
女大學生賣身救母背後真相驚人大尺度聊天記錄遭曝光
最近,長沙市民吳先生接到一條求助短信,對方聲稱自己名叫琪琪,是長沙某校的女大學生,她的母親身患重病無錢醫治。希望能夠得到“好心人”的救助,並願意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接到短信的吳先生格外驚訝,一個女學生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怎麼會想通過出賣“初夜”來換取救助呢? 琪琪自稱是長沙某校的大一學生,今年18歲,因為家中有急事,想向吳先生尋求幫助。琪琪表示,自己的媽媽患重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目前急需要兩萬塊錢來治病,不得已自己才想出了這個方法來籌錢。通過幾天的接觸,琪琪主動要求與吳先生見面,見面地點就是琪琪所在的某學校的門口。好心的吳先生越想越覺得可憐,為了真正幫助到琪琪,同時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和麻煩,吳先生找到了記者,想和記者一起去和琪琪見面。
中午12點,一名身穿黑色棉襖的女子出現在某學校的門口,與照片中的琪琪十分相似。誰知,吳先生上前打招呼,對方卻並不理會,快速穿過馬路到了學校對面。琪琪飛快地帶著吳先生來到了附近一家餐廳,這才開口與吳先生交流起來。琪琪介紹,自己是河南人,今年18歲,是這所學校的大一學生,家裡除了得乳腺癌的媽媽之外,還有一個弟弟需要撫養。面對吳先生的關心,琪琪顯得很不耐煩,不願多說,竟主動開口要求吳先生去開房。吳先生立即表示自己可以無償幫助,不需要琪琪出賣“初夜”來償還,誰知琪琪並沒有對此感恩,反而立馬變了臉。吳先生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卻換來琪琪如此反應,琪琪戴上帽子,快速離開了現場。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