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一瞬間,媽媽把兒子抱在懷裡,昏迷都沒鬆手,自己成了植物人!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媽媽!醒一醒!起來啦!回家過日子啦!”在福州閩侯縣醫院,8歲的吳煒靠在媽媽張雪雲床邊大聲地喊著。2016年7月,吳煒家裡忽然發生煤氣爆炸,爆炸聲響起的那一刻,張雪雲本能地將兒子抱在懷中,導致自己全身90%被燒傷,兒子也被燒傷75%。看著恩愛的妻子為了孩子變成了植物人,吳煒的爸爸吳明冬四處舉債為老婆和兒子治病,面對這種困境,連岳父都會擔心他會跑掉,他卻說:“人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

吳明冬是福建寧德人,妻子張雪雲是福州閩侯大湖鄉人,一家人租住在寧德市,雖然一家人生活並不富裕,但夫妻恩愛,孩子乖巧,日子過得和和美美。“我是送貨員,我妻子平時擺早點攤,掙得不多,但是夠花。”

一切都因2016年7月的那場意外而改變了。那一天,吳明冬家裡發生煤氣爆炸。爆炸發生的瞬間,張雪雲將8歲的兒子護在懷裡,直到被鄰居們救出時,已經失去意識的她仍然緊緊地抱著兒子。張雪雲燒傷面積佔全身的90%,孩子吳煒身上也有75%的皮膚被燒傷。如今,兩年時間過去了,吳煒身上仍舊佈滿瘢痕,而張雪雲一直昏迷在病床上,植物人狀態的她對外界環境基本沒有反應,僅能通過哭喊來表達身體不適。
兒子吳煒則全身大面積燒傷,面部、雙手、雙側腋下、肘關節、雙下肢瘢痕增生嚴重,爸爸帶著孩子多次去到北京、深圳等地就醫……兩年間孩子經歷了11次手術。全身瘢痕的吳煒,走到哪裡都會被指指點點。他因病留級一年,班上的新同學都說他是怪獸。在老師和家長的正確引導下,這個情況後來有所好轉,但有時吳明冬還是會不經意間聽到兒子說,有同學叫他“殭屍”。

事故發生後,吳明冬辭去工作,週一至週五在寧德市照顧吳煒上學,週末去福州照顧妻子。吳煒燒傷後疤痕組織增生嚴重,行走方面有些不便,所以吳明冬每天四趟接送兒子上學。回到家後,吳煒開始做作業,吳明冬掌勺做飯,他說:“我以前根本都不會做飯,現在不會也得會,什麼都會了。”

事故發生後,吳明冬辭去工作,週一至週五在寧德市照顧吳煒上學,週末去福州照顧妻子。吳煒燒傷後疤痕組織增生嚴重,行走方面有些不便,所以吳明冬每天四趟接送兒子上學。回到家後,吳煒開始做作業,吳明冬掌勺做飯,他說:“我以前根本都不會做飯,現在不會也得會,什麼都會了。”

飯後吳明冬還要給兒子塗半個小時的藥,這種藥每天要塗抹5次,因為兒子要上課,所以吳明冬每天只能幫兒子塗3次。上過藥後吳煒繼續寫作業,上藥後要用保鮮膜裹住皮膚,讓藥效滲透,可吳煒總覺得很難受。

這個週末,爸爸決定帶兒子一起去看媽媽,臨行前他找又朋友借了500元。雖然平時非常想念媽媽,但吳煒很少跟爸爸一起去探望,除了費用的問題,也因為他身上燒傷面積太大需要避光,平時不能常出門。

除了孩子的正常開支,每個月張雪雲在醫院的費用為8000~9000元,兩年下來吳明冬已負債累累。“到目前為止已經花了200萬左右了,我都不知道這200萬怎麼來的,該借的都藉了。”吳明冬自嘲地說岳父都擔心他會跑掉,他說:“人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