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回娘家,爸媽哥嫂都很冷漠,村中老人一番話,讓她瞠目結舌!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出嫁五年,這是張彩第一次回娘家。原本新婚三天就要回娘家,但兩個地方距離太遠了,來去路上都要兩天,於是省了這程序。後來懷孕生子,更是回不去了,五年了,這是她第一次帶著兒子回來。
回來後,父母的態度卻很是冷漠,哥嫂的態度也不是很親切。想了五年的娘家,他們卻是這樣對待自己的。二十多年的親情,就因為出嫁而不是一家人了?她覺得很悲哀,也很可笑。
兒子的膽子比較小,一直怯怯地揪著她的衣服不敢鬆手。母親終究是覺得過意不去了,對孩子說:「乖,到外婆這兒來,外婆帶你去買東西吃。」但叫了幾次,兒子也沒過去。母親尷尬了,說:「這孩子,還挺認生的。」父親則不滿地說:「根本不像我們家的種嘛。」
院子裡,哥哥的一兒一女在打鬧,男孩不讓女孩,女孩越戰越勇,這性格確實跟父親還有哥哥相似。張彩有些不高興了,說:「他第一次來,放不開也是正常的。」父親回道:「那你不能經常帶他來嗎?」
經常帶他來?說得輕巧,家裡那麼多事,還要伺候老小,最近還準備生二胎,又千裡迢迢的,她哪來的時間。張彩訴著苦,但父母似乎並不想理解她。

張彩有點後悔了,她不該回來的,不回來,還能在心裡想像父母還是愛自己的,兄嫂還是把自己當一家人的,一回來,以後想像的機會都沒有了。
她帶著兒子去村裡轉了。來到一戶人家門口時,她停了下來,這是三婆的家。過去三婆很喜歡她,見到她都會拿東西給她吃。她敲了敲門,門卻突然向裡倒了,她嚇了一大跳,這才看到院子裡已經一片荒蕪,野草都長到齊人高了。
三婆的鄰居何大爺路過,說:「張彩,你不知道三婆都死三年了嗎?」她如遭雷擊,頓時愣在了那裡。腦子裡突然想到小時候的一幅畫面。她吃著三婆送的玉米,三婆則笑眯眯地摸著她的腦袋,問:「三婆好不好?」她甜甜地說:「好。」三婆又問:「以後你長大要怎麼對三婆呀?」她說:「我給你養老。」三婆就笑出了一臉的皺紋。
但是,她長大後竟然連三婆死了三年都不知道。
何大爺將三婆的門板重新掛好,順口說:「對了,張彩,你怎麼幾年都沒回來了?」張彩有點難堪,說:「家裡太忙了,實在抽不開身。」忙是真的,但真的是完全抽不開身嗎?其實也未必,只不過老是這麼想,就把自己給騙了,以為真的沒空。
何大爺說:「有空多回來看看吧,這幾年你家的事那麼多。」她一愣,忙問究竟。何大爺很吃驚,說:「怎麼,你不知道嗎?」

何大爺說,先是張彩的父親出了事,騎車翻進了山溝,折了好幾根肋骨,差點死了。他還沒好全,母親又生病了,前前後後在醫院裡住了小半年,好在哥嫂不錯,毫無怨言地照顧著他們。但家裡剛剛消停一些,嫂子又得了病……總之,人一倒黴,喝水都會塞牙,事事不順。
張彩瞠目結舌,為什麼她從來沒聽說過呢?何大爺有點不敢置信,說:「這麼多事你都不知道?你還是張家的人嗎?」她趕緊回到家裡,跟家裡人證實,確定是真的後,很生氣地問:「家裡出了這麼多事,為什麼沒人告訴我?我不是這個家的人嗎?」
哥哥悶聲悶氣地說:「告訴你有什麼用?五年都沒回來,就算勉強回來了,你又能侍候他們幾天?」嫂子在邊上解釋說:「其實給你打過電話的,但還沒說完,你就說自己太忙了,這樣下面的話就沒法說了。」
她突然就明白了,不是他們對她生分了,而是她對他們生分了。出嫁之後,她潛意識裡就已經將自己當成外人了。家人本是互相依偎取暖,共度難關的,她做不到,又怎麼能怪他們不把她當家人呢?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淚流滿面了。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