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慘太子妃,嫁入皇室後被軟禁成「生育工具」!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她沒有護照,沒有姓也沒有戶籍,沒有投票權也沒有信用卡,夫家的人說的語言她無法聽懂。
她沒有工作,很少有機會到公共場所,即便去了也被人監視,只能說預先教好的話。
她無法離婚,而夫家唯一關心的,就是讓她生孩子,
特別,是生男孩兒……”

乍一聽,大家會以為霓虹君在說一個受盡不平等待遇的國際難民新娘,
但這其實是一個拿過普利策新聞獎的澳大利亞作家對日本皇妃小和田雅子日常生活的記錄。

沒有護照、沒有姓氏、沒有信用卡、沒有投票權,她只有一個頭銜——
日本皇太子的妻子、愛子公主的媽媽。

嫁入皇室本應該是王子迎娶公主的幸福故事,但是宮廷生活沒有童話故事。
她就是日本的太子妃——雅子。
雅子的原名是小和田雅子,1963年出生於日本一個高知家庭。
爸爸是著名的政治家,曾經出任駐聯合國大使,她從小就跟著爸爸到處跑:

△是不是很可愛?

△雅子和國外的小伙伴
雅子在莫斯科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然後又去了美國讀高中。
少女時期的雅子活潑可愛,她的五官不算精緻,但勝在氣質嫻雅大方,一雙彎彎的笑眼更是討喜。
不管在哪兒,大家都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姑娘:

△雅子(中間)和她的姐妹們

△滑雪中的雅子
可能遺傳了爸爸的學霸基因,加上雅子本人的努力,
21歲時,她就以優異的成績從哈佛大學經濟系畢業!
並且可以靈活的運用英、法、日、德、俄5種語言:

△這樣神采飛揚的雅子,後期幾乎見不到了
雅子一直接受西方教育,所以她的身上既有傳統日本女人的溫柔和順,又有西方女性的自信與奮鬥精神。
她的夢想是成為日本第一位女性駐美國大使(差點就實現了,真的很可惜)。

雅子大學畢業之後就回到日本,在東京大學讀了半年法律,然後就參加考試,進入了日本外務省。
外務省的考試十分嚴苛,當時800多個應考者,只錄取了28個,其中只有3名女性。

△1991年,給當時的日本首相竹下登做翻譯的雅子,就跟日劇女主角似的
為了能實現自己的夢想,雅子沒有停下提升自己的腳步。
工作期間,她又到英國牛津大學進修(其實也是為了逃婚),並且取得了國際關係學碩士學位。

27歲的時候,雅子就成為日美關係專家,前途無量。
相信沒多久,她就能繼承父親的衣缽,成為一名出色的女外交官。

然而,跟皇太子德仁的相遇,卻徹底改變了雅子的命運。
讓她從可以展翅翱翔的鷹,變成了被關在籠子裡、口不能言的金絲雀。
1986年,西班牙公主訪問日本,雅子負責接待,皇太子德仁也出席了歡迎茶會。
結果....就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德仁對美麗嫻靜、自信大方的雅子一見鍾情了!
此後還展開了長達7年的不懈追求,
並且表示:非卿不娶!

看來這位皇太子也是個痴情的人啊,但是雅子的眼裡只有工作,只能一再拒絕。
當時的雅子正是最意氣風發的時候,準備在外交界大展拳腳呢,
讓她放棄工作、從此相夫教子?不可能的!
為了躲避皇太子的追求,雅子甚至逃到了英國,在牛津大學深造。

可惜,縱使雅子成績優秀又很勤奮,
牛津大學也不敢留下日本未來的皇太子妃....分分鐘要出外交事件的。
所以雅子連畢業論文都無法提交,
只能被迫回國繼續在外務省工作。

雅子30歲時,皇太子德仁已經33歲了,成為了日本近代史上年齡最大的未婚皇太子,
但他還在默默的等著佳人回心轉意。

這下,全日本都著急了,
天皇夫婦、宮內廳,甚至日本民眾都讓雅子趕緊答應德仁的求婚。
在這樣聲勢浩大的“催婚狂潮”之下,雅子最終沒能抗住壓力,只能選擇嫁入皇室。
但嫁入皇室,悲劇生活的開始。
1993年6月9日,皇太子德仁與雅子舉行了大婚。
日本的女權主義者為之歡呼:一名職業婦女將成為未來的皇後。
美國《新聞周刊》讚美她是東京皇宮中“不馴服的王妃”。


△日本皇室的首飾真的很專一,不是珍珠就是鑽石
當時的雅子還天真的想:
成為太子妃,或許也能在國際外交中發揮作用。事實證明,雅子將皇室婚姻想得太簡單了。

△新婚的雅子,氣色還是不錯的
皇室根本不在乎她的外交能力,只關心她什麼時候生下兒子,
“生下繼承者”就是雅子下半生唯一要緊的事情。
這位成功的女外交家徹底變成了皇室的生子工具。

她很少出現在公共場合,
即使和丈夫一起出場的時候,也必須小心謹慎的落在皇太子身後3步。
因為按照皇室傳統,這是夫妻之間應當保持的距離:

△日本皇室對女性的壓迫很嚴重,即使是夫妻,也無法並肩同行

△即使是去登山,3步的距離也不嗯呢該被打破
有一次在聯合記者會上,雅子說起自己的抱負與計劃,
一時激動,講了9分37秒,比皇太子多了28秒....
這對日本皇室而言,是不能容忍的巨大錯誤!
因為按照禮俗規定,太子妃的發言的時間只能是丈夫的一半。
為了懲罰雅子的過錯,宮內廳下了禁口令,她再也不能發表談話了。

一個能言善道的女外交家從此成了“啞巴”,雅子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之中,
她幾乎不在公開場合講話,即使偶爾開口,也是按照別人給的稿子讀。
即使不能說話,作為一個王妃也必須時刻保持微笑、保持端莊,
以免被媒體捕捉到不好的畫面,損傷皇室的形象。

△雅子失去了從前那樣明朗的笑容,只剩下模式化的微笑
但對雅子而言,最痛苦的應當還是生子的壓力(全民催婚,全民催生,太可怕了)。
她第一個孩子就因為壓力太大而流產了,
直到2001年,她終於生下了愛子公主。
據說這位公主還是試管嬰兒,應該是雅子被逼無奈下的選擇:

△雖然面帶笑容,但眼睛裡卻沒有笑意
但是日本是唯一一個公主沒有繼承權的國家,
剛生下女兒不久,宮內廳長官就公開向雅子施壓:
國民們都期待著太子妃能生第二個孩子。
雅子就像一朵在深宮裡漸漸枯萎的花朵,結婚10年間,耗盡了她的精氣神。
在她的臉上,只能看到空洞的假笑,再也沒有之前的風采。


△不開心的生活,真的會老的很快
雅子背負著婚姻的枷鎖,又看不到出路。
2003年的時候,她被確診患上“適應障礙症”,還得了帶狀疱疹,隨時可能精神奔潰,
每天要吃大量抗抑鬱藥。
雅子只能待在深宮大院裡,幾乎不出門,陪著女兒愛子長大。

近十多年的時間裡,幾乎所有的皇室活動,都見不到雅子的身影,
不參加祭祀活動、不參加葬禮婚禮、不參加年度遊園會....
她被日本民眾稱為“消失的王妃”。

△即使偶有出現,也都是精神不濟的樣子
工作才是她保持美麗的方式
或許對於一部分人來說,失去自由、金絲雀般的生活也能過得很好,但雅子明顯不屬於這一行列,工作才是讓她保持美麗的方式。
在這場從頭到尾又不由她做主的婚姻裡,雅子失去了健康、自由、職業和夢想。
從一個自信從容的女外交官,變成現在拘謹、畏縮的模樣:

唯一慶幸的是,她的丈夫是真心愛護她的。
從2014年開始,她又開始出現在公共場合,陪著皇太子出席活動、到處演講,氣色看起來也不錯:

2017年,雅子還參加了缺席了無數年的遊園會。
當她穿著印有團花的淺黃色和服,遠遠走來的時候,
恍然又看到了多年前那個意氣風發的雅子:

結婚入宮二十多年,只有丈夫的陪伴能令雅子感到幸福。
即使在雅子最抑鬱不振、決然要求回娘家“隱居調養”而與皇室矛盾最激烈的時候,皇太子仍不顧皇室壓力連續發表談話和聲明:
“像我第一次見到她時一樣,我愛雅子。
今後我要讓重新開始她的(外交)事業,重拾自信和快樂”。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