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齡女子3次植入手術終產女,4年後她抱著女兒,在醫院裡絕望了!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在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血液科的病房裡, 一個母親正抱著自己重病的女兒失聲痛哭。詢問之下孩子媽媽透露,因為無錢再維持治療,孩子可能將要面臨出院的境地,這位年輕的媽媽絕望了。31歲的劉蘭英來自湖南衡陽縣曲蘭鎮,2008年結婚後一直沒有孩子被診斷為不孕症,經歷3次植入手術好不容易在2013年9月1日生下女兒朱昭詩,自此一家人總算迎來了簡單幸福的日子,可是幸福卻在2017年10月的一天戛然而止。

劉蘭英偶然發現女兒身上有多處紅點和淤青,因為在三天前孩子剛剛注射過疫苗,想到可能是疫苗引起的反應,劉蘭英趕緊帶孩子去了醫院檢查,來到衡陽市南華附一後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中進行了骨穿,最終詩詩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極重型),住院治療一周後因為孩子病情嚴重醫生建議去北上廣的大醫院。劉蘭英和丈夫帶著孩子來到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在這裡詩詩開始了ATC藥物治療。

劉蘭英每天都在祈禱女兒能恢復健康,可事與願違。花了30多萬,經歷幾個月的治療,最後在女兒身上並無效果。醫生告訴夫妻二人最後的希望是骨髓移植,多方諮詢後劉蘭英了解到臍帶血同樣可以進行移植,於是在二胎出生後劉蘭英保留了臍帶血進行配型,無奈配型並沒有成功,唯一的辦法就是用丈夫半合的造血幹細胞進行移植,可移植費卻讓一家人犯了難。

劉蘭英說她自幼喪母,父親靠一雙手種地好不容易將她們姐妹幾人拉扯大,公婆都是60歲的農村人,沒有什麼經濟來源,原本自己和丈夫在外打工維持一家生計,但多次植入手術已將積攢的錢消耗殆盡,沒想到女兒的突患重疾讓這個家更是雪上加霜。為了留住孩子一家人厚著臉皮借遍親朋好友並在好心人幫助下總算湊齊了移植費,用丈夫的造血幹細胞給詩詩進行了移植,因為是半合詩詩在倉內出現較重的排異反應。

主治醫生王楠告訴劉蘭英和丈夫,後期抗排異至少還要準備30萬,如果出現其他意外情況費用將無法估算。這個消息讓劉蘭英丈夫陷入深深的絕望當中。丈夫考慮再三後,丟下母女二人獨自離開了醫院,並拉黑了劉蘭英的微信,消失的無影無蹤。圖為劉蘭英無助的獨坐街頭,掩面痛哭。

無奈的劉蘭英只能擦乾眼淚獨自扛起對女兒的責任。好幾次女兒看到劉蘭英紅著眼睛,乖巧的孩子總會對媽媽說:「媽媽,要不咱們回家吧,我不想治了,太疼了。」聽到孩子說這樣的話,劉蘭英心如刀割。

詩詩聰明可愛,劉蘭英說孩子在醫院最喜歡寫字畫畫,5歲的孩子已經會寫很多漢字。詩詩常常問她以後能不能去上學,每每聽到孩子這樣說劉蘭英都會傷心落淚,詩詩總會懂事的替媽媽擦眼淚,還會安慰媽媽說:「等我病好了,長大了,賺錢給媽媽買好吃的,讓媽媽不那麼辛苦。」

每當劉蘭英覺得自己撐不下去的時候,女兒的話對她來說就像黑暗裡的一絲亮光。為了孩子她一次次振作,即使欠下30幾萬的外債她仍然沒有放棄。為了給詩詩增加營養,劉蘭英每天啃饅頭喝白開水省下的錢給女兒買上一些肉,自己啃兩口饅頭了事。一直以來她都在苦苦堅持,然而每天高達三四千的治療費讓劉蘭英喘不過氣來。

沒辦法,她只能找到丈夫的妹妹希望通過她聯繫上丈夫能不能看在血緣的份上想辦法給女兒借點錢維持治療,無奈最終丈夫扔給她一句話:「有錢就治沒錢就回家。」,年邁的公婆也告訴她,他們沒有能力來幫她。望著懂事的女兒,她暗暗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

劉蘭英看著馬路上車流人群難過的哭了,如今孩子移植已做,放棄治療等於半途而廢會將女兒推入萬丈深淵,劉蘭英做不到就此放棄,卻再也想不到任何辦法,她不敢回病房面對女兒。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