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軍最大兩栖登陸艦揭秘::可攜帶主戰坦克(圖)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
 
資料圖:中國海軍長白山艦赴印度洋演練。

  長白山艦赴印尼參加完“科摩多”多邊人道主義救援減災演習返航時,又護送海軍總醫院醫療隊前往我南沙各礁巡診。

  記者與艦上官兵共同生活17天,作爲共同出海的戰友,近距離接觸到我海軍新型作戰艦艇部隊,親身體驗了我軍兩栖作戰力量從近海走向遠海的标志性平台。

  登陸艦如何兩栖作戰?

  印尼巴淡島海域西北側錨地,17個國家的24艘軍艦抵達巴淡島抛錨待命。長白山号兩栖船塢登陸艦是所有參演各國軍艦中噸位最大的,在錨地顯得鶴立雞群,整潔威武。應邀上艦參觀慰問的兩位印尼華僑止不住地交口稱贊,充滿自豪。

  長白山艦特别之處在于:

  它是海軍目前最新型國産兩栖船塢登陸艦,是海軍目前最大的兩栖作戰艦艇。據介紹,長白山艦排水量大,裝載能力強,航速快,續航能力強。

  長白山艦裝備有氣墊登陸艇。可攜帶主戰坦克和登陸兵,能夠越過較高的障礙物和很寬的壕溝,滿載排水量大,運送兵力多、航速快,大大降低灘頭障礙物和自然條件的限制,可遠程機動,實施超越登陸。

  在印尼演習期間,記者親身體驗了新型兩栖船塢登陸艦的立體登陸方式:早上從長白山艦的塢艙乘小艇從海上登陸哲馬賈島,用時約半小時;下午演習結束,乘直—9艦載機由哲馬賈島從空中返回登陸艦,用時10分鍾,快速而便捷。

  據介紹,随着包括長白山艦在内的一批新型艦艇的先後列裝,我軍兩栖登陸部隊正逐步由近岸輸送型向遠海投送型、平面登陸型向立體登陸型、單一功能型向多樣任務型轉變,朝着建設與履行使命任務相适應的海軍兩栖作戰先鋒的目标闊步邁進。

  通信和演練咋進行?

  就在長白山艦前往印尼參加“科摩多”多邊人道主義救援減災演習的同時,我海軍另兩艘同型号的兩栖船塢登陸艦昆侖山艦和井岡山艦,正在南印度洋執行馬航MH370“失聯”客機搜尋任務。

  每一次演習,都是一次實戰化練兵。

  “燈光信号翻譯爲:我船受損,請求支援!”

  長白山艦上的信号女兵永榮蘭,平時學的是國際信号,但這次演習,應印尼方要求,聯合演習中必須使用《多國海上戰術規則》指定版本。她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進行反複練習,逐條背誦,将文件規定的代碼爛熟于心。正式演習,永榮蘭和戰友們把這兩個通信文件運用得靈活自如。

  艦艇上的通信,視覺之外靠報務兵;視覺之内靠信号兵,也就是燈光手旗。信号班長黃富有告訴記者,這次演習中的燈光通信演練有一項是,由長白山艦和印尼、馬來西亞共4艘艦艇組成的編隊,從第一艘開始往後發送燈光信号,順序傳遞至第四艘,最後由第四艘用語音發往第一艘艦校對,共發送3組146個單詞,結果我方用時最少且全部正确。

  長白山艦遠航訓練、砺兵深藍,已成常态化。先後創造了兩艘萬噸級戰艦首次成功進行橫向補給、首次利用氣墊艇和直升機等裝備輸送兵力進行立體登陸演練等多項新紀錄。與此同時,每年配合陸戰、特戰、航空兵部隊以及廣州軍區、南京軍區聯演聯訓,合同作戰,探索多項聯合訓練的戰法訓法。

  駕駛艦載機的機長張弛,是南海艦隊某艦載機部隊副大隊長,演習中,出庫、展開,10分鍾内完成戰鬥起飛,做得完美;搜救、互降、航拍、與外軍聯絡全都控制得很好。飛完後,他高興地召集空勤、地勤一起合影。談到第一次在外國陸地降落,他說,這種情況挑戰性比較大,高壓線、障礙物、氣象都不清楚,完全靠經驗自己判斷,而經驗就是這麽一次次練出來的。

  和平時期,我軍最新型兩栖登陸艦的使命任務不斷拓展,參與非戰争軍事行動的任務日益頻繁。長白山艦艦長鄧先武告訴記者,這次長白山艦首次赴外國參加多邊人道主義救援減災演習,在全要素全過程的演習中,結合該型艦裝備性能和醫療設施齊全的特點,重點研究和檢驗了該型艦在執行人道主義救援任務中的兵力編成方式、指揮協同方法、兵力運用特點等,展示了過硬執行任務的能力,提高了該艦遂行多樣化軍事任務的水平。

  艦上生活什麽樣?

  “科摩多”多邊人道主義救援減災演習結束返航時,長白山艦上舉辦的“展示形象 放飛夢想”凱旋晚會,在女兵的匕首操和花劍表演中拉開序幕,随後4名新疆女兵帶來了民族舞蹈《新疆姑娘》,引來戰友們的陣陣掌聲。

  長白山艦上的20多名少數民族女兵,成爲一道靓麗的風景。

  晚會的主持人是維吾爾族女兵古麗努爾·哈斯木,是一名西北民族大學法學專業畢業的90後女大學生。她也是“兩栖”:宣傳文藝活動少不了她的身影,卻又是長白山艦副炮班唯一的一名女兵。剛開始,班裏的男戰友都把她當“花瓶”,什麽活都不讓幹。古麗努爾·哈斯木認爲這是小瞧女兵,她也因此變得很要強。在副炮班工作很累,副炮簡單清潔一遍就要一整天,但她總是搶着幹、搶着學。如今,她早已是全支隊有名的技術能手了,在她看來,男兵能幹的,女兵也能幹,不再是嬌嬌女。

  同樣來自新疆的電航兵賽比熱·烏馬爾江,是從新疆大學入伍的大學生士兵,她觀測提供的數據直接決定艦船的航向,決定火炮射擊的精準度。她告訴記者,在艦上,專門爲我們少數民族女兵開設民族餐,沒有什麽不習慣的,這裏就像是一個大家庭,很歡快。

  艦上的夥食,早餐有饅頭、花卷、炒面、雞蛋、牛奶,午餐和晚餐都是五菜一湯,五菜包括兩大葷、兩小葷、一青菜。剛剛在這次演習廚藝比賽中拿了金獎的炊事班長曹志彬說,每個禮拜都做“周食譜”,盡量滿足大家的口味,讓官兵在艦上吃飽吃好。

  長白山艦的塢艙裏,可以打籃球、羽毛球,也有足夠大的空間供跑步鍛煉,還有健身房和棋牌娛樂室,可以唱卡拉OK,電腦房裏可以上局域網。按照規定,艦員常年必須住艦上,軍艦即使停靠碼頭,艦員白天可以有組織地安排上岸,但晚上必須回艦上住。采訪中,記者和幾位戰士聊起這些的時候,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表示,水兵愛戰艦天經地義,習慣也就成自然了。

  想象中,一般艦艇機房的工作環境,都會噪音大、悶熱難耐。長白山艦的副機班長蔡春帶記者去艦艇的最底層參觀他的站位。副機房裏确實很悶熱,噪音有些大,說話得比平常高八度才能聽清。不過副機班平常值班都是在監控室,裏面有空調,裝有隔音門。值班的副機班戰士王啓達說,如果副機出現故障要進機房搶修,或者要清洗海底門,會比較辛苦,平常倒沒什麽。

  長白山艦政委劉曉安告訴記者,作爲新型大型戰艦,生活訓練的條件和傳統小艦相比,确實要好一些,也比較舒适和人性化。雖然任務多、出海時間長、休假比較困難,但全艦官兵都有很強烈的使命感、榮譽感,有信心把部隊建設成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兩栖作戰先鋒部隊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