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竟是一種罪!鐵條插尿道、裝上警報器,看19世紀歐洲醫生如何治療手淫

轉載:自慰竟是一種罪!鐵條插尿道、裝上警報器,看19世紀歐洲醫生如何治療手淫  


長得像捕獸夾的貞操帶,18世紀的男女都難逃其網羅(圖/Craig [email protected]

    「通條拿出來後,病人會感覺如釋重負,一切會變得美好,我想病人以後都不敢再犯了。」手淫也是一種病嗎?看看一百年前的醫生如何治療「手淫患者」,可能任誰都會直呼,天啊,好痛……

曾經寫了一篇有關手淫與全麥餅乾的故事,說明了全麥餅乾的發明原來是為了降低男性「手淫」的欲望,而不是如同今日認為的養生健康食品,嚇壞了很多以全麥餅乾止飢解饞、甚至是減肥的女同事。她們不只對我的論點不予苟同,抱怨我降低了她們的喜好與食欲不說,還認為我是嘩眾取寵,甚至是危言聳聽。其實,若是將醫療史攤開來看,手淫對於十七世紀以來的醫師而言,受重視的程度比當今我們看待愛滋病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信的話,讓我們試著看看十九世紀的醫師雷丁(Redding)是如何描述手淫這個「禍害」:

    「不管是瘟疫、戰爭,或者是天花,抑或是其他相似的疾病,都無法與手淫造成對人類的禍害相比!」

所以,你一定可以想像,食用上述的全麥餅乾還是比較溫和的方法,但也因為透過食物來「潛移默化」病患曠日廢時,不足以「快速」對抗手淫這個萬惡的魔鬼,於是有很多醫師發明了「外在」的方式來矯正,甚至是來預防手淫的問題也就不足為奇。

底下談到的發明,就是為了預防手淫而來,其想法雖然並非全都是獨創,可是用「嘆為觀止」來形容也不為過,其中有些發明甚至還申請了專利。


一八四八年,醫師穆迪(Moodie)以中古世紀的「貞操帶」為藍本,設計出一種固定陰莖的器具,藉以達到預防手淫的目的。另外有位叫史蒂文森(Stephenso)的人,設計出陰囊用的吊帶,讓陰莖隨時保持「向下」的姿態,企圖使得穿戴上它的青少年,對於手淫這檔事實施起來更加困難,除非是將這玩意兒脫下。


更精彩的發明是將上述的仿貞操帶式的器具加上其他的功能。到了一八九三年,在美國奧勒岡的法蘭克.歐斯(Frank Orth)所發明的用品(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字號US000494436)在人們穿戴上之後,會自動啟動內藏的溫度偵測器,當機器感應到溫度上升,表示穿戴它的人似有「欲念高漲」的可能,就會立刻啟動風扇降溫,避免接下來的「憾事」發生。
se03.jpg
有美國專利的仿貞操帶器具!(圖/取自christwire.org)

另外在一八九八年,賓州人喬瑟夫.李(Joseph Lee)則發明了具有警報功能的手淫預防器(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字號US000641979),當晚上睡覺出現陰莖不預期勃起時,機器便會發出警報聲,提醒父母親趕快起床查看,確定自己的小孩有沒有在幹見不得人的勾當。

上述的兩項發明如果你有興趣,還可以利用我提供的字號,在美國專利及商標局(United State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網站看到原始文件,去領略這些發明者的原始想法。

前面談到的食品還有相關器材的發明,都是為了抵制「手淫」這惡魔,總括來說,到底還是預防的方法而已。但若想進一步「根除」這個惡習時,怎麼可以沒有「外科醫師」的強力介入呢?有了他們的努力,讀者們一定更能體會其用心良苦,其心中是如何迫切想要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一八八三年在《波士頓內科及外科學雜誌》(The Boston Medical and Surgical Journal)中,提摩西(Timothy)醫師就沾沾自喜地發表了三個病例報告,說他將病患的輸精管結紮,作為治療手淫的方法;更厲害的是亞伯拉罕.傑寇比(Abraham Jacobi),這位十九世紀末美國內科醫學會的主席,更主張要在陰莖上製造一些傷口,藉以提醒年輕人不可以隨便犯下「手淫」這個滔天的罪行。

因此,在二十世紀初,如果你看到知名醫學期刊《刺胳針》上有關治療「手淫」的外科方法時,可能不會覺得前述各種方法殘忍了。因為當時的歐洲醫界以拉勒曼德(Lallemand)為首的外科醫師們,普遍認為要給喜歡手淫的年輕人一些侵入性治療,以根除他們的壞習慣,而方法就是用「通條」直接插入這些病人的尿道裡,除了製造錐心刺骨的疼痛感之外,更讓隨後而來的尿道腫脹提醒他們手淫的壞處。

這些病患在受上述的治療時,通常會痛得大叫,於是冷血的拉勒曼德就很高興地寫下:「通條拿出來後,病人會感覺如釋重負,一切會變得美好,我想病人以後都不敢再犯了。」

相信看了我的整理,男性讀者不免會毛骨悚然,訝異以前的醫師們未免小題大做,甚至是不可理喻,尤其是那些變態的外科醫師,竟帶給那些年輕男孩們不必要的痛苦—或許,這是醫學為了進步所必須付出的一種代價吧?


[圖擷取自網路,如有疑問請私訊]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